色大哥

类型:体育剧地区:塞浦路斯发布:2021-01-17

色大哥 剧情介绍

色大哥“卡斯利莫夫?……好耳熟的名字。”中队长挠了挠头,色大哥突然瞪圆了眼睛:“卡斯利莫夫?难道是那个炼金师?”说话间,从哨塔周围的草丛之中突然闪烁起了几道淡淡的红光,接着砰砰砰砰,四道火红色的光芒爆闪,四个硕大的火球朝这群人飞了过来。

程智让四个僵尸战士将那些尸体聚拢在一起,接着将空间卡片拿了出来。“哦?队长,色大哥你是说那个御用炼金大师?”看到程智的动作,众人都有些疑惑,艾迪凑过来,低声问道:“你这是干什么?”

“当然是收集尸体啦。”程智看着艾迪一副你明知故问的语气说道:“在学院里搞不到尸体进行研究,我的亡灵魔法很多都无法进行实践。又不能老是去麻烦你们德尔玛商会。正好借这次剿匪的机会,多弄些尸体回去喽。”说着程智将那些尸体全都收进了卡片之中。接着收好了卡片继续说道:“而且这些都是土匪的尸体,算是无主之物,也不用怕有人过来找我的麻烦。”色大哥“不会吧?卡斯利莫夫怎么会在这里?”

众人顿时七嘴八舌的议论了起来,色大哥看起来,这个卡斯利莫夫还是个很有名气的家伙。说完,程智又将四个僵尸战士收进了亡灵空间,接着对众人说道:“好了,眼看就要天黑了,我们得赶快找个歇脚的地方。而且前面的山路越来越难走,骑马有些不方便,最好是能把马寄放在哪里。”

强纳瑟从怀里掏出了地图,展开来看了看说道:“穿过这片树林有一个哨站,应该有王国军队驻守在那里,我们可以到那里去过夜。”“小鬼,色大哥你没听错吧?”众人点了点头,接着纷纷上马。

程智点了点头,色大哥很是确定的说道:“我听他们说了好几遍这个名字,不会听错。不过你们似乎都知道这个人啊。他很有名气吗?”强纳森说说的哨站距离这里虽然不算太远,但是山路崎岖,整整走了三个多小时他们才到了那里,等到达的时候天就要黑了。

这是一个矗立在山顶断崖处的两层楼高的石堡,并不大,看样子只能容纳十几个人的模样。有一条小路可以上山,在山顶断崖处有一片荒草地。在这里视野比较开阔。可以侦查数公里范围的情况。最重要的是这里有一条能够穿越山脉的小路,偶尔会有人从这里通过。如果有土匪从这条路出来袭击附近村庄的话,这个哨岗可以提前预警。“嗯,色大哥如果真的是卡斯利莫夫的话,色大哥这个人的确是很有名。”中队长点了点头:“在赛特拉王国最有名的炼金大师便是卡斯利莫夫。他制作的魔法恢复药水对于魔法师来说趋之若鹜,他制作的豹之敏捷药水和熊之力量药水是战士系强者的最爱。他在付魔术上的造诣更是无人可以匹敌。因为在炼金术上的成绩,被国王陛下授予了子爵爵位。不过,数年前听说他因为一些私人的事情,辞去了御用炼金师的职务,外出游历去了。”

当程智等人来到山顶的时候,哨岗之中的人已经早就看到了他们,在他们靠近到大门附近的时候,有人高声喊道:“站住,什么人?”整件事情都透着邪门,色大哥中队长微眯着眼睛,色大哥考虑了好一会,对身旁的一个人说道:“这事情有些奇怪,你立刻回到营地,召集所有的弟兄们全都过来,其他的人跟我先上山侦查。”“我们是来剿灭土匪的佣兵,想在这里过夜。”强纳森站在队伍前面开口说道。

“霍,一群小娃娃也敢来剿匪?”喊话的人从一个 窗口之中探出头来,仔细打量了众人一会:“恩,竟然还有五级的战士,看来你们实力不弱啊。不过和么小,难道是那个学院的学生?”“我们是雷洛学院的。”卡普这时候却是一挺胸膛说道。雷洛学院的教学风格向来都是学院至上主义,特别是军事学院的这群家伙,绝对是不允许给学院丢人的,到那里都要大声喊出“我们是雷洛的”这样的话。“你怎么就这样把他们放了?”强纳森虽然疑惑,但是一直到那些人跑远了,他才扭头问向了程智。

这些都是训练有素的战士,色大哥在中队长的任务分配好之后,色大哥众人立刻开始了行动,其中一个人跳上了小船,沿着来时的路返回。中队长这时候扭头看了一眼程智:“据我所知,亡灵魔法师能够召唤亡灵出来,至少是四级的魔法师。让一个四级的亡灵魔法师待在我们的身后,我是很不放心的。”“哦?是萨宁的雷洛学院啊。难怪难怪。”那个人点了点头:“你们可以在院子里找地方休息,但是不能进入哨岗。这是规矩。”说着那个人指了指这烧塔下面一片用栅栏围起来的空地。有一座没有墙壁,只用原木立起来的柴棚。在这种阴天下雨的情况下,实在是有些简陋。不过程智等人却是并不在意,最起码有一片比较干燥的地面可供休息。他们分头行动,从山坡上割下来的蒿草铺在地面上,然后七手八脚的从空间卡片之中拿出了几块厚实的,带着绒毛的兽皮铺在周围,中间摆放了一个火炉。“我靠,空间卡片。”哨岗之中的那个人有些惊异的看着程智等人的动作,有仔细看了看这几个少年的穿着,摇了摇头:“看来都是萨宁学院之中的那帮贵族子弟出来历练的。这空间卡片现在最便宜的都要好几千个金币才能买得到。”

程智等人丝毫没有在意对方那羡慕嫉妒恨的目光,经过了几天的路程,他们多少也有些疲倦了,正好在这里好好休息一下。程智点燃了火炉,只是这火炉被程智改成了不需要柴火煤炭,而是在炉膛之中刻画了一个光明系魔符文魔法阵,上面是一个烤盘,既可以烘烤加热食物,又可以照明。不一会的功夫,这柴棚里面便弥散起了烤肉的香味。飘啊飘啊,一路线上,最终全都飘进了烧塔之中。于是艾迪对那个村民客串的土匪说道:色大哥“这个大鼻子迪普的脑袋,色大哥你们拿去换赏金吧。五个金币应该也能换点粮食。”说着,对程智点了点头,程智让萨兰松开了手。那个村民战战兢兢地有些不知所措,胳膊上的疼痛更是让他浑身冒汗,哆哆嗦嗦。“真香啊。他们在干什么?”哨塔中探出了更多的脑袋,闻着那诱人的香味,这群哨兵常年驻守在这里,粮食供应只有粗粮面包和腌菜,想吃肉的话就只能到附近的村子里偷鸡摸狗。最近这几年附近的村民大多都已经逃的逃,散的散,当山贼的当山贼,村落大多都人去屋空,想要找些肉食来吃都费劲。眼看着这群小子胡吃海塞着,这群哨兵这叫一个气,不过这样眼巴巴的看着实在是让人难受。那群哨兵之中一个身材矮壮,足有四级斗气实力的家伙是这群人的头领,趴在窗户边上,朝下看着,好一会才又看着对下面那群大吃大喝的小子艳羡不已的手下,一脸怒其不争的说道:“好了,好了,你们都没见过别人吃肉是怎么的?看你们那没出息的样子。”

看到这个人的样子,色大哥程智不由得摇了摇头:“卡普,把你大鼻子的脑袋砍下来吧。”说着,连拉带踹的将几个哨兵都从窗边来了开来。

“队长,要不我们让他们到哨所里面来吧。”一个士兵满脸跑眉毛的对这位队长挤了挤眼睛说道:“到时候管他们要些肉来吃吃,他们肯定会给。”卡普二话没说,色大哥一剑砍下了大鼻子迪普的头颅,色大哥捡起来扔给了那个村民客串的土匪,那家伙下意识的将人头接到了手中,但是在反应过来手里拿的是什么的时候不由得又吓得一哆嗦,将人头掉在了地上。相比在外面的风雨天气,这塔楼里面肯定要舒服得多。这个哨兵想的倒也没错。可是那队长却是瞪眼给了那小子头顶一巴掌。“你傻呀?那群小子来历不明,万一要是土匪的探子,混进来可怎么办?”“不会吧,他们不是说他们是萨宁学院的学生吗?”

“他们说你就信?”队长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他们说你就信啊?哼,一群猪脑子。你们忘了野猪岭那边的哨塔是怎么失守的吗?”“拿着吧,色大哥去换点钱,日子还能好过一点。”艾迪笑着对那个家伙说道。

一提到那件事,那些哨兵全都是脸色一白。野猪岭的哨塔就是因为一时大意,为了贪图人家送的两口酒,就放进来几个谎称是游商的土匪探子,结果到了夜里全都被蒙汗药迷倒了给抹了脖子,尸体挂在哨塔上两个月都没人敢去摘下来。“要不,把这几个小子给……”另一个老兵眼睛微眯,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那队长犹豫了一下,但最后还是摇了摇头:“不行,你看他们的装备和战马,都是上等的好东西,这几个小子如果不是那些大土匪团派来的奸细,就是贵族子弟出来历练的,无论是哪一种,咱们都惹不起。要是被人家追查到门上来,我们可就全都完蛋了。”听到艾迪的话,色大哥那个人犹豫了一下,色大哥最后还是捡起了那个脑袋。毕竟这个脑袋可是五个金币啊,就算是税后也有四个,足够卖上不少的粮食。想到这里,那个人抱着大鼻子迪普脑袋的手不由得更紧了紧。

那个队长说着又叹息了一下,他们这种小哨所承担的风险可以说是最大的,只有十个人的小队,武器装备也是最普通的,要战斗力没有战斗力,要防御力也没有防御力。他们在这里唯一的作用就是如果有大股的土匪从山脉之中出来的话,释放狼烟向后面的王国军队示警而已。然后就是紧闭大门死守不出。吃饱喝足的卡普等人,纷纷倒在了兽皮上,火炉的光芒吸引来了不少进入柴棚之中的飞虫,然后在靠近到光柱的时候被高温烫化掉,发出啪的一声响。

没过多一会,卡普就已经发出了粗重的鼻息,深深睡了过去。艾迪和强纳森也都是闭上了眼睛,程智有些睡不着,盘膝坐在了兽皮毯子上面闭目养神,恢复之前消耗掉的精神力,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小雨淅沥沥的下个不停,但是却能够个人一种宁静的感觉。“你们走吧,如果在让我们看到你们,就全都杀光。”程智这时候却是目光冰冷的对那些人说道。在说话之间,他还带上了一些精神力威慑,吓得这些人一阵腿软。见那四个五级的战士闪开了道路,这群家伙立刻撒脚如飞的逃散开来。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虽然有乌云遮挡,看不到星辰,但是时间应该已经到了午夜的时分。程智的眼皮微微动了动,似有所给你的睁开了眼睛,两团淡淡的绿色火焰在眼睛里轻微的跳动着。他朝一个方向看了过去,好一会,他伸手轻轻的推了推离他最近的强纳森:“醒醒,强纳森。”

看到哨塔的防御如此松懈,那个人更加兴奋了起来,对其他人做了个手势,有人立刻跑到了哨塔的大门处,伸手摸了摸各处,这哨塔的大门是非常厚实的硬木大门,外面还包裹了两层铁皮。除了这大门外,里面还有一层铁栅栏。除非使用斗气技,否则,很难轻易攻破。那个人并没有准备用蛮力撞门,不过这种门也没有钥匙孔可以撬锁,修建哨塔的人本来就为了防止有人从外面轻易打开大门,根本就没有配什么钥匙,只有在里面进行开关的门闩。那个人从身上摘下了一捆绳索,上面是一个挠钩,他甩了甩绳子,就准备将挠钩扔上去。但是在扔出去之前,还是小心的听了听里面的动静。待确定没有什么异样之后,这才一甩手,将铁钩扔到了二层楼顶的垛口之中,用力的拉扯了一下,确定已经稳固了,这才对身后招了招手,一群十几个人顿时涌了过来,拉起绳索就要往上爬。如果让他们上了楼顶,通过上面的入口就可以进入哨塔的内部。错不及防窒息,哨塔之中的士兵一个都活不成。“嗯……”强纳瑟能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哼声,半梦半醒的嘟囔道:“让我在睡一会。”“你怎么就这样把他们放了?”强纳森虽然疑惑,但是一直到那些人跑远了,他才扭头问向了程智。

不等程智开口,艾迪却是笑嘻嘻的说道:“难道把它们全杀了?”程智见状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的用力拍了一下强纳森的腿:“起来,有动静。”说着又伸脚踹了踹睡得很香的卡普。“啊……啥事啊?”卡普被踹了这一脚也醒了过来,但依旧有些茫然。但他那大嗓门即便是哼哼也像是在喊叫。那些人距离这里还很远,加上淅淅沥沥的雨声也有隔音的效果,程智一边留心那些偷偷摸摸往上爬的家伙,一边对卡普说道:“把艾迪叫起来,有人上山了。”“你们这群家伙,有人摸上山来了,不知道是干什么的,大家小心。”程智说着已经从毯子上站了起来,一挥手,便将毯子收起。

强纳森等人终于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全都一翻身爬了起来,又将睡梦中的艾迪叫了起来,不等艾迪询问,已经将头盔扣在了艾迪的头顶:“醒醒,有人来了。”“额……”强纳森犹豫了一下,但却没有说出来,毕竟这些人也是被逼无奈,而且这不是在战斗的时候,他们已经是不敢反抗的俘虏,杀了他们也没意思。但最后还是说道:“可是我们可以将他们送到官署去啊,让官署去处理好了。”

“说句不好听的,你们这里的官署就是一群混吃等死的猪头,除了捞钱什么都看不见。等他们去处理?处理什么?”艾迪摇了摇头:“那些人里面有的是村民,有的是原本的强盗,今天他们拿着迪普的脑袋去换了赏金,以后,想要当土匪,不不仅仅官兵要剿灭他们,土匪们也不敢收留,万一哪天他们又拿着自己的脑袋去换赏金去了呢?现在他们就只能老老实实种地去了。”“那几个人现在正在半山腰,鬼鬼祟祟的,可能没安什么好心。”程智散开神识,仔细的探查了片刻,对众人说道:“大家散开躲起来,听我的口令,看情况行动。”

“什么?”强纳森和卡普揉了揉眼睛,依旧有些不解。强纳森听到这里,不由得点了点头:“恩,不错,是个好主意。”众人纷纷点头,立刻翻身跳出了柴棚,在附近的草丛之中隐藏好了身形。

不一会的工夫,已经有七八个人来到了山顶,他们都小心翼翼的,生怕脚下弄出什么声响。“这是什么?”其中一个人看到了柴棚之中的魔法灯,不由得有些奇怪。

色大哥虽然他声音已经很低,但另一个声音却是训斥道:“嘘,别说话。”那个人看着魔法灯心中估计了一下:“好像是魔法灯。肯定有大人物在这里过夜吧?嘿嘿,正好绑架了勒索赎金。今晚上还真没白来。”想到这里,这个人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再次仔细的观察着哨塔。夜晚的能见度很低,加上又不断的下着阴雨,哨塔之中本该站在放哨顶部的哨兵这时候也躲在了屋子里,谁也想不到今晚会有人来偷袭哨塔。就在这时候,突然之间,就在他们的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兄弟们,魔法炮。”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本站可打包出售,具体小飞机详谈@seo1898】
色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