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出轨欲仙欲死

类型:直播剧地区:巴西发布:2021-02-28

第一次出轨欲仙欲死 剧情介绍

第一次出轨欲仙欲死因为受到风纪委员会的处罚,次出希尔的应援团终于老实了一些。万幸的是,次出这群家伙虽然鲁莽冲动,但是毕竟还不是傻子,也许因为希尔当时说出的话有些冲动的来找程智的麻烦,但是冷静下来却是都想明白了,凭他们自己,单打独斗肯定不是程智的对手,而程智也说了,自己是有女朋友的,更不可能跟希尔公主有什么。即便这样的话可信度不见得有多高,但这些人本能的还是朝好的方面去想。既然程智说跟希尔没关系,他们也更愿意相信这个。“卡尔马林大师?他也支持建立亡灵魔法学系?毕竟如果成立这个学系的话,也是再给他添麻烦啊。”

看到程智惊讶的表情,贾科佳玛大师尴尬的笑了一下:“其实我们之前也制作出了一些通道的设计,但是传输能量最高不超过百分之五。我们这次来到雷洛学院,其实只是想要拓宽一下我们的思路。可是没想到……”说到这里,这三个老头竟然齐齐的脸红了一下。他们三个人,领导着一大批的研究团队,用了两年的时间,所研究出来的成果,竟然不如眼前一个在他们眼里毛还没长齐的小孩子,一夜之间所研究出来的多。程智可没有闲心去搭理那些家伙,次出这时候他正在实验室之中不停的书写着笔记,次出时不时的停下来,皱着眉沉思之前被闪电风暴轰击时候的感受。忙碌到了大半夜才合上了笔记,接着又将瑟琳娜从亡灵空间之中召唤出来进行仔细的检查和对比。程智被这三个老头灼灼的目光看得浑身不舒服,毕竟这三个老头可都是大魔法师级别的强者,因为实力强大,他们不自觉的散发出的精神威压都会让人极度的精神紧张。这也亏了是程智本身就是亡灵魔法师,加上了灵魂体极为坚韧。若是换做别人,就这样被他们看着都会吓得全身发抖。

桑托斯大师这时候却是开口说道:“我说你们收敛一些,程智毕竟是个孩子。”被桑托斯这么已提醒,那三个老头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急忙调整心情,接着坐正了身体。几乎一夜没合眼的程智,次出第二天一早又跑到了魔法师的宿舍,找布荣根去帮忙。

这一夜,次出参加了昨天擂台实验的雷电系魔法师们也不平静。在实验结束之后,次出他们并没有返回宿舍,而是全都去了雷电魔法学系的教室,开始探讨这次实验之中带给他们的新问题,雷电的流速问题。程智抿了抿嘴,在那些符文之中从新整理了一下,接着拿出了几张符文递给了这三个人:“就是这个了。通过符文通道进行连接,可以进行能量转换。不过符文是低效能传输载体,制作这个符文的材料必须要极为强韧才行。”

“恩,材料不是问题。”拉西姆摇了摇头:“那么,这符文还有改动的空间吗?”虽然之前有雷电系魔法师提出过,次出在一些大威力雷电魔法之中,次出雷电流速不同,但是这个概念很模糊,而且只是猜测,并没有任何实验依据。毕竟雷电系魔法威力巨大,谁也不会闲的没事,冒险被雷劈。这些魔法师们探讨了大半夜,最终还真的让他们探讨出了一些可能性,其中大家一致认同的是,闪电风暴魔法并非仅仅依靠魔法师自身元素之力形成的魔法,闪电风暴魔法是通过雷电系魔法师通过自身元素之力进行引导,但是最终形成魔法的时候,却是吸收的天地之间所拥有的雷电元素。那么这天地之间自然形成的雷电速度,和魔法师通过自身魔法能力和特性所释放的魔法速度很可能是不同的。为了验证这个理论,他们也同样的开始了实验。程智很是肯定的摇了摇头:“能够提高的幅度不大,这不是符文决定的,因为我至今所学的符文体系,最大承载能力也就是这样了。”

所以,次出程智来到魔法师宿舍看到布荣根等人的时候,甚至被吓了一跳:“呃……你们,你们这是怎么了?”“这已经很不错了。”斯泰特林点了点头:“已经远出乎我们的预料以及这任务的要求。”贾科佳玛说着接过了符文仔细的看着。虽然他们三位并非符文专精,但是纯粹去看的话,的确是能够看懂。在仔细分析了一下之后,三个人都是不断地点头,这设计实在是非常巧妙,最后,这份符文图纸被斯莱特林大师收到了自己的空间卡片之中,接着笑着对程智说道:“孩子,你的才华让人惊讶啊。不知道有没有兴趣到我们魔法师工会来就职啊?放心,待遇从优。至少是大魔法师级别的待遇水平。”

拉西姆却是打断道:“诶,斯莱特林大师,你们魔法师工会早已经人才济济,天才如云啊。”说着,希拉姆对程智笑着说道:“圣光与你同在。程智,要不你来我们圣光学院吧。我正缺少一位高级研究主管。你如果来我们这里,可以享受副院长级别待遇。”只见布荣根和他的室友,次出肤色惨白,眼圈漆黑,跟两个熊猫一样。

“孩子,别听他们的。”贾科佳玛这时候却是立刻开口说道:“就他们魔法师公会和圣光学院都是一群穷光蛋而已,我可以向黑暗评议会申请一块领土给你,让你进行自由的进行研究工作。”说着,贾科佳玛的脸上带着一种诱惑的说道:“而且在黑暗评议会的范围内,研究任何魔法都是不会受到任何限制的哦。”“程智,次出你来了。”布荣根声音有些虚弱的说道。接着,慢悠悠的,像个八十岁老头子一样,打开房门,示意让程智进来。说着贾科佳玛还挤了挤眼睛。这三个老头都是高级魔法师,自然是早已经看出了程智是亡灵魔法师的身份,他的这话明显就是在暗示程智可以进行一些比较邪恶的亡灵魔法实验,同时也是在针对希拉姆说的。光明帝国之中虽然在法律上并没有任何一条说不允许使用黑暗和亡灵魔法,但是,从宗教信仰方面却并不是这样。光明神殿的教义认为黑暗死亡之类的法术都与光明圣典中的教义相违背,是邪恶的。至少在光明帝国境内因为光明教廷的影响,大多数人都不喜欢黑暗以及亡灵魔法。

“咳,贾科佳玛大师,我想您误会了,我们光明帝国之内并不排斥使用任何力量的强者,仅仅是不推崇罢了。”拉西姆这时候却是义正言辞的争辩了起来:“在光明神的护佑下,人人平等。只是大多数普通人不喜欢黑暗和死亡魔法,但是这不代表我们不接受。特别是在圣光学院之中,我们更追求的是宇宙万物的真谛,是法则与规则的力量。程智,你不用有任何的担心,圣光学院绝对会是你最好的选择。他们能给你的,绝对不会比我们多。”“哼,强词夺理。”贾科佳玛翻了个白眼,冷哼一声说道:“伽利略怎么死的?还不是被你们给烧死的?”程智已经有所预料,所以点了点头,接着说道:“直接传输的方法的确是没有了。至少以现在我的计算和设计能力的话,是没有的。不过……如果有一个折中方案。那就是用整个的符文进行连接,用符文进行能量的转化和中转。只是这么做的话,能量只能传输三成左右。”

程智看了看他们,次出这才说道:“你们怎么这样了?”“那不一样。”希拉姆一听这话,立刻站了起来:“老伽是因为否定教皇的合法地位,与学术研究无关。而且我们学院也是极力反对对他进行处刑的!”贾科佳玛撇着嘴,指着希拉姆说道:“人家不就是发表了一个说太阳只是个星辰而已的学说嘛?那就算是否定教皇地位了?再说了,你们圣光学院除了抗议,还做什么了?”

“呀,我这暴脾气啊,伽利略自己找死,被一群狂信者动用私行烧死的,事后那些人也都是受到了法律制裁,关我们圣光学院屁事,再说了,哥白尼证明了月球轨道的时候,你们黑暗评议会不也是挖了人家的双眼吗?你个老家伙,早就看你不顺眼了,怎么的?非得让我拿圣光净化你吗?”说着,希拉姆一跳多高的挽起了袖子,似乎一言不合就要跟对方干一架。程智就这样一张一张的画着,次出整个人又一次进入到了那种忘我的状态,次出他的眼睛里,他的脑海里,全都是各种各样的符文构思。当程智终于停下了手中的笔的时候,竟然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而包括桑托斯在内的众人却就是那么静静的坐着,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静静的看着程智绘制一张张的符文。一直到这一刻,桑托斯看着抬起了头的程智,有些犹豫的问道:“怎么样?你有什么发现吗?”“哎呦,你们这帮伪君子,还好意思说我,哥白尼他那眼睛老白内障,挖不挖他都看不见。我们是研究着给他换一双眼睛,结果实验失败了,你个老小子不要移花接木转移视线好不好?哼,想要动手是不是,嘿,我怕了你了啊?”贾科佳玛也是站起了身,挽着袖子,两个加起来至少三百岁的老头子,竟然要掐架。中间坐着的斯莱特林急忙站起身:“大家冷静,大家冷静啊。”程智都看傻眼了,桑托斯在一旁揉了揉额头,接着说道:“我说,二位大师啊,你们能不能在小辈面前,有点风度啊。”

次出“没有。”程智却是摇了摇头:“需要计算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程智揉了揉有些发酸的眼睛。桑托斯的话终于让两个看着彼此如斗鸡一样的老头子冷静了下来,回头看了看程智,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急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又一本正经的坐了下来。

桑托斯这时候不得不打着圆场:“各位就不要争了。呵呵,程智是我们学院的在校生。而且已经拜我为师。即便是现在,他也已经担起了一部分课程助教的责任。我们学院已经决定在他毕业之后就任命他为炼金学院的总研究师。你们这样挖人墙角可是不对的呦。”“呵呵,次出年轻人,次出你已经做的很不错了。”听到程智的回答,斯莱特林大师却是并没有任何的不满。即便是在这里静静的坐了一夜,但依旧没有任何怨言。不仅是他,其他的两位大师同样也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满。这件事情的难度到底有多大,他们心中清楚,甚至为了研究这个魔法能量转换传输的设计,他们往往为了一个小问题就会连续几天不间断的进行研究。更重要的是他们看到这个程智对于符文学真的是达到了一个令人匪夷所思的程度。“额……”程智瞄了桑托斯一眼,心说什么时候已经有了这样的安排。不过却也没说破。果然,在听到了桑托斯的话之后,这三个老家伙全都是哦了一声:“原来如此。”或许是因为刚才吵架的事情,这三位老人并没有呆的太久,又说了几句对程智鼓励勤勉的话语之后便离开了。看着这三位老者离开之后。程智有些纳闷的对桑托斯大师问道:“他们到底在研究什么啊?以我们这个世界的力量基础,根本无法驱动那样的魔法阵。”

“这个……我也不清楚。”桑托斯摇了摇头,接着让程智坐在他身边,拿起了茶几上的一个杯子,程智连忙拿起了银质酒壶,在桑托斯的杯子里倒了一点酒。只是不太多,桑托斯有些郁闷的说道:“再来点,再来点。”希拉姆牧师拿起了程智绘制的一张符文看了看点了点头:次出“你对于魔法阵的理解另辟蹊径,次出从运算的速度上来看的确是要比我们所研究出来的运算方式快了很多啊。虽然我们都知道,符文才是魔法阵的基础,但是因为符文太过于困难,我们都是利用现成的魔法阵组合来进行大型魔法阵布置的。甚至许多符文基础理论我们都无法理解。”

“老师,您的身体不适合大量饮酒,每次少喝一点就可以了。”程智却是很坚决的说道。接着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这几年,他不仅学会了许多炼金术的知识,同样也学会了饮酒,毕竟他的老师喜好这一口。作为学生,偶尔陪老师喝一杯,特别是在某项研究出了成果之后,感觉也是很不错的。“这红酒说白了就是葡萄汁,多喝点也没事。”桑托斯看着酒杯里一点点的酒液,一脸不情愿的说道。程智点了点头说道:次出“恩,次出我没有用符文制作出能够连接如此复杂的两个魔法阵的传输通道。不过……”说到这里,程智拿起了那张大型复合魔法阵的图纸:“这个大型复合魔法阵是否能够进行改动?”

程智并没有继续在这个话题上纠缠,而是举杯示意了一下,轻轻抿了一口,继续问道:“难道您也不知道吗?”“哎,不知道啊。”桑托斯摇了摇头,接着沉思了一下:“不过,每经过一段时间,各个魔法学院以及魔法师工会,都会收到一些特别特殊的任务委托。都是研究一些非常高端的学术的。我们不知道这些任务委托的来历,但是却都要尽力的去进行研究完成。我们学院在四年前,哦,对了,就是在你进入学院的那一年就接受过一个任务委托。不过我们是跟魔法师工会一起完成的。”

“那,这些任务是谁发布的呢?雷洛学院是大陆上鼎鼎大名的学术殿堂,谁能够让雷洛学院去做什么事情?”“额……这个恐怕不行。我们得到的信息是这个魔法阵是固定的,无法改动的。”贾科佳玛大师摇了摇头说道:“而且在我们看来,即便改动了这个魔法阵也很难得到最佳的效果。”“这个……”桑托斯想了想:“这个吗,我还真不知道,这些任务都是由圣域强者提供的。不过我们有一些猜测。这样的任务,每一百年就会出现,而大陆上在那个时期,会有相当一部分圣域强者不知所踪,大概十年之后又会返回。而这些任务往往都会在这十年之中出现。至于发布任务的究竟是谁,即便是圣域强者也是讳莫如深,我就无法说清楚了。”“一百年一次?十年?”程智刚开始还有些不解,不过想到海瑟薇和亨特,却是又有了一些猜测。

魔法学系的话,那可就太好了。“事情的真想只有那些圣域强者才知道。”桑托斯将不多的酒液一口喝了下去,接着放下了酒杯,伸手想要去抓酒壶,却被程智一把将酒壶抢走。程智已经有所预料,所以点了点头,接着说道:“直接传输的方法的确是没有了。至少以现在我的计算和设计能力的话,是没有的。不过……如果有一个折中方案。那就是用整个的符文进行连接,用符文进行能量的转化和中转。只是这么做的话,能量只能传输三成左右。”

“三成?”“哎,再来点。”“不行,等我走了您再喝吧。”说着,程智将酒壶放倒了远处的桌子上,接着将之前被自己画的乱七八糟的那些符文整理了一下。程智点了点头,索亚九岁的时候才开始学习亡灵魔法,如今已经是一个十二岁的三级亡灵魔法师,虽然并不如自己当初进阶的那么快,但是这并不一样,程智当初直接从二级越级进入四级师有很大偶然性的,加上对亡灵魔法的感悟,才会在十二岁的时候进入四级亡灵魔法师境界,大多数学习魔法的人,在十二岁修炼到初入三级魔法师境界已经顶天了。

桑托斯笑着说道:“今年开学季之后就让索亚进入学院吧。学费的问题吗,嘿嘿,你个小富翁应该不会在乎了吧?”“这么多?”

“真的?”自从德尔玛商会正式发售空间卡片之后,形成了一股持续了很久的抢购热潮,即便是现在,依旧十分抢手。德尔玛商会赚得盆满钵满,程智这个大股东自然也是赚了很多的钱,现在的资产已经达到了上千万金币。而艾迪则是建议程智将钱入股到了德尔玛商会之中的其他投资项目,从中获利的就更多了。所以单纯从拥有的金钱来说,程智甚至可以让任何一个贵族眼红。只是程智比较低调而已。但是同样作为空间卡片股东的桑托斯大师自然是知道程智赚了多少的。

“对了,你那个小妹妹,索亚,这个小姑娘,很不错啊,已经是三级魔法师了呢。修炼速度真快啊。”不同的话从三位大师的口中说了出来,把程智都弄得一愣。所以,如果索亚要是上学的话,从金钱方面,索亚就是上社会学院都没问题。

“进入学院啊?”程智皱了皱眉:“索亚对于其他学科并没有什么兴趣,而学校里面又没有亡灵魔法学科,我怕……”“不,孩子,你对学院的理解有些偏差啊。”桑托斯这时候却是摇了摇头:“这里不仅仅是教书育人的地方,更是一个成长的环境。你亲自去教导索亚亡灵魔法固然有心无旁骛的好处,但是索亚年纪还太小,他应该多接触其他人,从而在与人交流的过程之中,建立自己的人生观,结交更多的朋友知己。不然学院的学生到那里都会报一声我是雷洛学院的,你以为只是在显示自己的学历吗?不不不,雷洛学院的学生在整个大陆上有着一个属于自己的圈子,这里面包括了魔法师,炼金师,战士,政治家,贵族,学者等等。当你在其他地方遇到雷洛学院的人的时候,就会有一种归属感,会不自觉的有一种亲切感。呵呵,至于没有亡灵魔法老师的事情,这个你也不用担心。我正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我之前跟卡尔玛林商量了一下,准备让你担任亡灵魔法学系的助教。”

第一次出轨欲仙欲死“亡灵魔法学系?”听到桑托斯的话,程智的眼睛不由得也是亮了一下。亡灵魔法师本身人数就极为稀少,而修炼极为困难,但是最限制亡灵魔法发展的却是很多有天赋的人没有地方去学习亡灵魔法。如果雷洛学院真的愿意建立亡灵“亡灵魔法学系的事情,还需要校长的批准,不过我相信威廉校长是会支持这件事的。我们会在下一次的教员大会上提出这个提案。”顿了顿,桑托斯继续说道“对了,刚才我对那几个老家伙说你是学校助教的事情,不是胡说大。本来想要等过几天在告诉你,我跟卡尔马林那个老家伙商量一下,准备给你一个亡灵魔法助教的身份。等毕业了,如果你愿意留在学校的话,以你的才能,成为研究导师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详情

猜你喜欢

登录签到领好礼

分享到朋友圈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本站可打包出售,具体小飞机详谈@seo1898】
第一次出轨欲仙欲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