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农夫

类型:电视剧地区:日本发布:2021-03-07

色农夫 剧情介绍

色农夫看到程智还没明白,色农塔克拉迪叹了一口气,色农瑟琳娜在于塔克拉迪相处的这段时间里将自己的身世和经历都告诉了塔克拉迪。所以塔克拉迪自然明白瑟琳娜为什么在复活之后依旧如此厌世,她大部分的记忆都是属于原本的瑟琳娜的。而那个为了生存和复仇,亲手杀死自己朋友的瑟琳娜,因为负罪感早已经觉得活下去没有意义。被程智复活过来,即便是与程智的灵魂碎片融合在了一起,但那种厌世情结却丝毫未减。于是看着程智低声骂道:“你这个笨蛋,瑟琳娜因为杀死自己的挚友而愧疚不已,这是她难以磨灭的痛苦根源。你给她恢复记忆的时候,就不知道把那段记忆改动一下?”虽然是白天,也是极为耀眼。不过爱斯琳距离博尔娜的盾牌还很远,即便是魔法灯的光亮在耀眼,在白天的情况下却也不可能恍瞎爱斯琳的眼睛。可是随着魔法灯的亮起,魔法灯所附带的高温,顿时让盾牌附近的空气全都扭曲荡漾了起来。

“这个混蛋。”艾迪暗骂了一声。同时心中对这个奥莱恩更是高看了一眼,一个敢把暗影刺客放到距离自己三米的距离,才发动攻击的魔法师,不是绝世高手,就是疯子。程智连忙说道:色农“可是,那不是事实啊,我……”另一边,爱斯琳却是和博尔娜对射了起来。同样是魔弓手的二人,不停地向对方释放着羽箭,魔法箭带着流光,快速的射向对方。以他们的速度和弓箭的犀利,一旦射中对方,便是致命的。

爱斯琳飞快的跑动着,她的箭术与博尔娜不相伯仲。但正如奥莱恩所说,博尔娜是草原萨满,她的力量很大程度源于图腾柱,所以博尔娜无法离开图腾柱太远。嗖嗖嗖,羽箭不断的朝博尔娜飞来。博尔娜一双星目一眨不眨,身体快速的躲闪着对方的箭雨,却是有些吃力。塔克拉迪深吸了一口气:色农“真是个憨实孩子。”说着,色农塔克拉迪拉着瑟琳娜冰凉的小手拍了拍:“瑟琳娜,我已经开导过你很多次了。那一次在试炼之岛上,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就算你不杀安娜,安娜也会杀你,你们连个都活着,就都会被抹杀。这是月轮的规矩,不能怪罪到你自己的头上。”

提到了安娜,色农瑟琳娜的眼神变得更加黯然了起来。反观爱斯琳在压制住博尔娜的同时,竟然还能抽出时间,对另一边的希尔进行偷袭。

希尔刚刚使用了一个复合魔法,以四级魔法师实力,借助魔法杖和魔法阵配合强行释放六级复合魔法,将他的法力抽取一空。她现在甚至连一个简单的防御魔法都无法使用。程智也终于明白了自己失误了什么,色农不过现在却已经无法在改变,色农于是想了想说道:“其实,你真的不用那么痛苦。你因为愧疚已经死了一次了,而且是货真价实的死亡。所以,从这点上来说,你已经把命还给安娜了。更何况,现在的你是新的灵魂,就如同一个新的生命,只是带有前世的记忆罢了。现在你已经不是你亏欠安娜的那条命了。”嗖的一声,一支羽箭直奔希尔的面门射了过来,吓得希尔尖叫一声,急忙一挥手,手中一张魔法卡片爆闪了一下,瞬间在希尔的面前形成了一道土墙法术。噗的一声响,带有魔法加持的羽箭顿时射入了土墙之中,在大半箭身穿透土墙后,这才停了下来。

虽然塔克拉迪和程智不断的安慰开解,色农但是瑟琳娜依旧难以释怀,脸带愁容。希尔拍了拍胸口,接着歪着头朝图墙外看了一眼,口中嘀咕到:“哼,竟然敢偷袭我。看我……哎呦……没有魔力了。你等着,等我恢复过来,看我不给你好看。”希尔一边絮絮叨叨个没完,同时又从空间卡片里面拿出了两张符文纸,贴在了身上,顿时一股股淡淡的水元素开始不停的朝希尔汇聚而来,虽然这吸收速度远比魔法师冥想吸收水元素的速度要慢得多,但聊胜于无。希尔趁着脖子张望了一会,却见艾迪正挥舞着手中的长剑,不停攻击着奥莱恩。

虽然说战士在近身搏斗的情况下,对于魔法师有着很大的优势,但是这个奥莱恩也的确不是吃素的,他不但魔法技艺精湛,同时还精通一些武技,虽然等级并不算特别高,大概也就四级战士左右的实力,但是在其魔法的配合之下,却让艾迪没有占到便宜。相反的,奥莱恩不断的移动走位,让艾迪大部分进攻落空的同时,又能够抽空进行魔法还击。看到瑟琳娜的样子,色农程智摇了摇头,色农最后说道:“如果你还觉得心中过不去的话,不如做些别的事情来纪念你的朋友。比如,安娜生前有没有什么心愿之类没有完成的事情。”

艾迪越发的焦急了起来,虽然他们现在四队二,有着人数优势,但是这个奥莱恩要比自己想象之中还要难缠许多。“别的事情?”瑟琳娜抬头看了看程智,色农接着点了点头:色农“对,有的,有的。”瑟琳娜仔细的回忆着那些有些模糊的记忆,终于眼睛一亮的说道:“我想到了。”加德纳小队的队员内部有着严格的纪律制约,所以平日里都不怎么张扬。可是在赛场上,他们却是都能够发挥出极为稳定的实力,特别是在如此大的人数劣势之下,依旧能够从容不迫,的确是不简单的家伙。

魔法学院之中有一个最强魔法师排名,各个属性的魔法师之中都有所谓的最强魔法师,但是那个排名却并不准确,因为,排名仅仅是以魔法力大小,以及能够使用的复合魔法威能程度来进行计算的。奥莱恩虽然并没有达到那种所谓六级巅峰的实力,但是其战斗经验,临场应变能力,对于魔法的理解,却远超过所谓的水系魔法师最强的那一位。论实力的话,艾迪甚至有一种这小子的实力跟程智不相上下的感觉。奥莱恩并不是没有提防。他在计算时间。暗影刺客进入潜行之后,速度会变慢许多,强纳森从原本的位置,靠近到奥莱恩跟前,需要数秒钟的时间。而奥莱恩却是明白,对方的刺客一定会来刺杀自己,所以在强纳森进入潜行之后,他就已经开始默默计算时间,待强纳森靠近过来的时候,突然释放范围魔法。

程智眨了眨眼睛,色农好奇的问道:“什么?”艾迪追砍了奥莱恩好半天,甚至有些累的气喘吁吁,但是奥莱恩却始终与艾迪保持这一段距离,并且时不时的就释放快速凝聚的水系魔法,消耗艾迪的力量。不过片刻的功夫,便已经将艾迪累的跟条狗一样。“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该怎么办?”艾迪皱着眉,脑袋里快速转动着。他不是笨蛋,更不是头脑一热就外名冲锋的莽夫。对方明显是在放自己的风筝。再这样下去的话,自己不被对方拖死才怪。

突然,艾迪的眉头舒展了开来,暗叫了一声:“我怎么把这东西给忘了。”奥莱恩从被程智以命换命的行为所带来的震惊之中清醒了过来,色农顿时心中暗骂自己不小心。以自己的谨慎和算计,色农竟然出了这么大的漏洞。自己还是有点太过于想当然了,希尔之前比赛之中的表现甚至都不能用一般来说,她基本上就只会释放一些魔法护罩之类的辅助法术,最惊艳的一次,也不过是帮助程智释放死亡污染。想到这里,艾迪却是从空间卡片里面一抹,掏出来一个瓶子,猛地朝奥莱恩的方向抛了过去。奥莱恩见状,急忙一闪身,躲开了那个瓶子。

奥莱恩摇了摇头,色农将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摒弃了出去,将所有的心绪全都放在了眼前的战斗上面。虽然人数处于劣势,但是奥莱恩却并不担心什么。哗啦一声,瓶子一接触坚硬的地面,立刻碎裂开来,一大团黑色的雾气腾空而起。

奥莱恩停下脚步,神识仔细的感应了一下,却并没有发现那雾气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似乎是一种普通的炼金烟雾弹。奥莱恩一边给自己刷新魔法防御,色农一边低声说道:“压制住弓箭手。不用担心刺客。萨满不能离开图腾太远。”不过向来谨慎的奥莱恩却并没有直接越过烟雾,他回头看了一眼艾迪,却见艾迪又从空间卡片里面期初数个和刚刚的玻璃瓶一样的东西。“这家伙,要干什么?”奥莱恩皱了皱眉,普通的炼金烟雾弹,除了能够阻碍视线外,几乎没有任何作用。但是艾迪为什么会这么做?难道他想让自己什么也看不到,从而扰乱自己的战斗节奏?哼,难道他不知道,魔法师除了眼睛外,还有神识吗?想到这里,奥莱恩冷哼了一声,挥手一团水球朝艾迪砸了过去。

艾迪急忙一闪身,躲开了奥莱恩的水球攻击,同时一甩手,又是几个玻璃瓶被他扔了出去。听到奥莱恩的话,色农爱斯琳原本靠近奥莱恩的方向一偏,朝擂台另一边跑去。

砰砰砰几声,顿时不同颜色的浓烟出现在了奥莱恩的周围。奥莱恩一皱眉,有了一种很是不妙的感觉,这些烟雾弹有问题。进入潜行状态的强纳森见状却是冷笑了一下,色农慢慢的朝奥莱恩靠近了过去。他并没有感觉到奥莱恩使用侦查之眼之类的技能,色农就在他距离奥莱恩越来越近,几乎只要一伸手,就能够够到对方了一般,可是强纳森却是觉得有些不对劲了。“冷静,他怎么可能不对刺客做防备?这不正常。”

几乎本能的,奥莱恩不再理会艾迪,而是魔法杖用力一顿,口中咒语声响起,瞬间一个初级大地魔法护盾出现在了自己的周围,同时身体一缩,躲在了魔法护盾的后面。而同一时间,艾迪也是抬起手,噗的一声,一个火球飞射而出,直奔那些浓烟。只停呼的一声,那些混合在一起的浓烟一下子猛烈燃烧了起来。同时一股黑烟和刺鼻的硫磺味弥散开来。

艾迪在射出火球的同时便已经朝反方向跑开,但是依旧被爆炸的气浪吹的摇晃了一下,脚下不稳,差点摔倒。果然,就在强纳森迟疑的同时,奥莱恩却是释放出了一个水之新星魔法,一圈水元素以奥莱恩为中心,快速荡漾开来。巨大的新星斥力爆炸,直接将强纳森从暗影之中撞了出来,身体凌空倒飞了出去。远处的爱斯琳见状不由得心中咯噔了一下,但是却并没有出现一丝停顿,反而更加快速的朝博尔娜,希尔的方向射击。希尔的法力全都用在了激发低效魔法护盾上面,根本没有还击的余地。博尔娜的雄鹰图腾,之前被爱斯琳击溃了,让博尔娜的弓箭失去了魔法辅助,远程实力上打了不少折扣,加上图腾的辅助距离限制,现在也只能勉强还击罢了。不过在看到奥莱恩那边发生爆炸的时候,博尔娜略微惊叹了一下,但就在这么瞬息之间,却是被爱斯琳抓到了空档,嗖的一声,一支羽箭破空飞来,当博尔娜发现羽箭的时候,已经近在咫尺了,吓得博尔娜一缩脖子,同时身体猛地一扭,勉强避开了要害,但是从锁骨到肩头,却是被爱斯琳射来的箭划出了一道伤口,鲜血顿时流淌出来,将亚黄色的亚麻衣服染红了一片。

“魔法灯?!”爱斯琳终于弄懂了那塔盾的真正作用,一瞬间,盾牌表面上发出了一道耀眼的强光。博尔娜快速躲闪,身体失去重心,不由自主的朝一边倒了下去,不过她却是清楚,对方肯定会跟进继续射击的。因为换做自己的话,也同样会这么做。博尔娜脸上的表情依旧平静,她身体还在悬空,却是伸出手来,从空间卡片上一抹,顿时一个硕大的塔盾出现在了自己身前。这盾牌非常厚实,闪烁着金属光泽,而且这塔盾很是古怪,在两侧各有一个菱形支架,而且塔盾厚实的有些变态,三层拇指宽的精钢钢板,中间还夹杂了两层用石灰,兽皮,胶水,金属网制作成的特殊夹层,加上塔盾两边的菱形支架构造,没有一千斤,也有八百斤,本身自重就极大。在一出现的时候就咣当一声落在了地上,并且直立了起来。不过这还不是最为奇特的,这盾牌的表面用特殊的高反光材料打磨过,简直就如同镜子一般光洁。奥莱恩并不是没有提防。他在计算时间。暗影刺客进入潜行之后,速度会变慢许多,强纳森从原本的位置,靠近到奥莱恩跟前,需要数秒钟的时间。而奥莱恩却是明白,对方的刺客一定会来刺杀自己,所以在强纳森进入潜行之后,他就已经开始默默计算时间,待强纳森靠近过来的时候,突然释放范围魔法。

“强纳森!”看到强纳森被魔法撞飞,艾迪惊呼了一声,接着抬起手,对准奥莱恩的方向,砰砰两声,释放了两个魔法飞弹。远处的爱斯琳却是一愣,没想到这博尔娜还带着一块盾牌。博尔娜打了个滚,便完全躲在了盾牌的后面。不过,那毕竟只是故事罢了。且不说那故事的真实性,今天可是阴天,想要用镜子反光来干扰自己的视线是不可能的。更何况自己在擂台上,不停跑动,对方想要对准自己的眼睛可是极为困难的事情。

爱斯琳张弓搭箭,同时口中念动咒语,羽箭顶端再次缠绕起了风元素。那塔盾厚实的有些变态,即便以自己六级魔弓手的实力,也不足以一箭击穿那厚实的盾牌,她的弓箭略微向下压了压,对准了盾牌下方边缘处,一松手,羽箭便射了出去。噗噗,魔法飞弹撞击在了奥莱恩身前的魔法护盾上,荡漾起一道道波纹,但是却并没有能够破开防御罩。

艾迪用火弹干扰了一下奥莱恩,可是扭头朝强纳森看去的时候,不由得心中一紧。刚刚的魔法新星虽然没有直接将强纳森阵亡,但剧烈的冲击还是让强纳森飞起老高,接着重重的摔在地上,打了几个滚才停下,接着噗的一声,一口鲜血喷射了出来。嗖的一声,羽箭飞射而出,转眼之间,便已经飞射到了盾牌下面,砰的一声,羽箭上附着的元素能量顿时在羽箭接触到那盾牌边缘的时候,爆发开来,形成了一道小龙卷风,猛 撞在了盾牌上面。

看着那盾牌银亮的表面,爱斯琳有些惊疑,接着又露出了一丝冷笑:“磨得这么亮,难道想用反光镜来晃我的眼?”爱斯琳这么想倒也没错,据说在某个历史文学小说之中,曾经有一位机智善谋的将军,用打磨成镜子一样的盾牌,晃瞎了来犯的敌,将敌人一直军团全歼权这样的故事。奥莱恩所使用的魔法新星却是一个在小范围内极为强力的攻击魔法,能够将身边数米范围内的敌人击飞。并且造成震荡伤害。暗影刺客本就是攻高防低,讲究偷袭和使用爆发力的职业,自身的防御能力却是很弱。在这魔法的攻击之下,强纳森虽然没有阵亡,却也是受了不小的伤害。不过,爱斯琳小看了那盾牌四周的支架。就在盾牌落地的同时,盾牌支架边缘的机关便已经被触动了开来,四个长钉在小型爆破魔法阵的驱动下,已经嵌入到了擂台的岩石之中。爱斯琳弓箭上附着的小型魔法,竟然没有丝毫作用。

“哼,龟壳罢了。”爱斯琳不屑的嘀咕着,同时眼睛紧紧地盯着盾牌的边缘,那博尔娜总不能一直在盾牌后面待着吧?“程智啊,程智,你怎么会想到弄这么一个东西来?”

色农夫塔盾之后,博尔娜微微摇着头,轻声念叨了一句,接着伸手在盾牌后面的一个符文上轻轻一点,顿时镶嵌在盾牌后面凹槽之中的数颗魔晶石闪亮了一下,启动了篆刻在上面的魔法阵。数百道魔法纹路闪烁起了光芒。而在盾牌的表面,原本光洁如镜的盾面,竟然一下子变亮了起来。魔法灯,既不是攻击道具,也没有杀伤效果,普通的魔法灯,不过拳头大小,最大的,也不过是脸盆大小。而这个盾牌形状的魔法灯,不但体积硕大,其上面的发光魔法纹路更是复杂的多,产生的亮度也是极高。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本站可打包出售,具体小飞机详谈@seo1898】
色农夫